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指飞扬

缥缥渺渺 如梦如幻 仙境其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《80后农村孩子的记忆》太有感觉了  

2012-12-12 10:19:5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80后农村孩子的记忆》太有感觉了 - 简宜 - 伊水一方 开心屋

 放牛,现在的孩子放学后很少干这个了.....

《80后农村孩子的记忆》太有感觉了 - 简宜 - 伊水一方 开心屋

 熟悉的田间小路  

《80后农村孩子的记忆》太有感觉了 - 简宜 - 伊水一方 开心屋

 土灶

《80后农村孩子的记忆》太有感觉了 - 简宜 - 伊水一方 开心屋

 摘花生,多么熟悉的场景,,,

《80后农村孩子的记忆》太有感觉了 - 简宜 - 伊水一方 开心屋

 黑白电视机,你家里还有么?古董了

《80后农村孩子的记忆》太有感觉了 - 简宜 - 伊水一方 开心屋

 风布机,山里缺乏电动机械哪些时候可少不了他

《80后农村孩子的记忆》太有感觉了 - 简宜 - 伊水一方 开心屋

 打鱼,电瓶打鱼

《80后农村孩子的记忆》太有感觉了 - 简宜 - 伊水一方 开心屋

 耕田的事经常是父亲或者爷爷们,我们80后、90后干过的不多

《80后农村孩子的记忆》太有感觉了 - 简宜 - 伊水一方 开心屋

扯秧苗

《80后农村孩子的记忆》太有感觉了 - 简宜 - 伊水一方 开心屋
《80后农村孩子的记忆》太有感觉了 - 简宜 - 伊水一方 开心屋
《80后农村孩子的记忆》太有感觉了 - 简宜 - 伊水一方 开心屋
《80后农村孩子的记忆》太有感觉了 - 简宜 - 伊水一方 开心屋
《80后农村孩子的记忆》太有感觉了 - 简宜 - 伊水一方 开心屋
《80后农村孩子的记忆》太有感觉了 - 简宜 - 伊水一方 开心屋
《80后农村孩子的记忆》太有感觉了 - 简宜 - 伊水一方 开心屋

 南瓜的花,我奶奶能够看出那是公花、那是母花,我却怎么也不会看

《80后农村孩子的记忆》太有感觉了 - 简宜 - 伊水一方 开心屋

 马蜂窝,你捅过没有?

《80后农村孩子的记忆》太有感觉了 - 简宜 - 伊水一方 开心屋

 这是没有房子的蜗牛吗?

《80后农村孩子的记忆》太有感觉了 - 简宜 - 伊水一方 开心屋
《80后农村孩子的记忆》太有感觉了 - 简宜 - 伊水一方 开心屋
《80后农村孩子的记忆》太有感觉了 - 简宜 - 伊水一方 开心屋
《80后农村孩子的记忆》太有感觉了 - 简宜 - 伊水一方 开心屋 
《80后农村孩子的记忆》太有感觉了 - 简宜 - 伊水一方 开心屋
《80后农村孩子的记忆》太有感觉了 - 简宜 - 伊水一方 开心屋
《80后农村孩子的记忆》太有感觉了 - 简宜 - 伊水一方 开心屋
《80后农村孩子的记忆》太有感觉了 - 简宜 - 伊水一方 开心屋

 哈哈,这个这个这个.........

《80后农村孩子的记忆》太有感觉了 - 简宜 - 伊水一方 开心屋

 金银虫,小时候我们喜欢栓一根线绳,当小风筝玩,这虫子喜欢爬“姜子树”记得吗?

《80后农村孩子的记忆》太有感觉了 - 简宜 - 伊水一方 开心屋
  蟋   蟀
《80后农村孩子的记忆》太有感觉了 - 简宜 - 伊水一方 开心屋

 熟悉的山间小路

《80后农村孩子的记忆》太有感觉了 - 简宜 - 伊水一方 开心屋
《80后农村孩子的记忆》太有感觉了 - 简宜 - 伊水一方 开心屋
《80后农村孩子的记忆》太有感觉了 - 简宜 - 伊水一方 开心屋
《80后农村孩子的记忆》太有感觉了 - 简宜 - 伊水一方 开心屋

 儿时的盼头,又怕又爱看,方言:”炸泡“。一种叫添加剂叫”糖精“,父母经常劝不要加多了,都说吃多了不好。

《80后农村孩子的记忆》太有感觉了 - 简宜 - 伊水一方 开心屋

     1.  这个东西叫什么呢——毛尖、毛针、、、春夏之交,田坎山腰,随处可见,儿时放学上学路上、放牛的间隙,总会大把大把的抽这种植物,剥开外皮,里面就是可以吃的芯,一长条状如棉花的东西,入口是一种软绵的清甜。“三月三,抽毛尖,一抽抽到洪山尖……”

《80后农村孩子的记忆》太有感觉了 - 简宜 - 伊水一方 开心屋

      2. 另一种“零食”,就是刺苔,方言又称:“刺根”,也是外人听起来很怪的名字,一种带刺的灌木状植物,掐下它在春雨之后长出的嫩嫩的清苔,剥去带刺外皮,就可以享用了,一样的脆甜,对于当年不知道什么是泡泡糖、巧克力,几乎没有零花钱的我们这些孩子们来讲,这些就是我们当年最好的“零食”。大自然的馈赠!

《80后农村孩子的记忆》太有感觉了 - 简宜 - 伊水一方 开心屋
《80后农村孩子的记忆》太有感觉了 - 简宜 - 伊水一方 开心屋
《80后农村孩子的记忆》太有感觉了 - 简宜 - 伊水一方 开心屋

 3. 面这个红色的果子,味道更甜美一些,有点像草莓,但和草莓的味道差别甚大,味道也很独特,名字一样奇怪——秧泡子,或者:方言:”麦抛“,虽然味美,但是极易和”另外一种红果“混淆,大家说那红果是蛇吃的,叫蛇果,蛇果的上面的子颗粒相对很小,经常有一些”白沫“沾在上面,我至今弄不明白上面那白沫是不是蛇吐上去的,所以,如同妖艳的诱惑,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。如今的你还在思考哪些问题吗?

《80后农村孩子的记忆》太有感觉了 - 简宜 - 伊水一方 开心屋

      4、农村的放牛娃都知道,上面这个的名字很难听,方言叫“牛屎抽”,不知道为啥跟牛粪扯在一起了,我们还是很喜欢吃的,扯下它的花,吸食花蜜,像小蜜蜂一样。它还是一种中草药,记得每逢交“勤工俭学”费用就去满地的寻找采摘... ...

《80后农村孩子的记忆》太有感觉了 - 简宜 - 伊水一方 开心屋

 

《80后农村孩子的记忆》太有感觉了 - 简宜 - 伊水一方 开心屋

6、这个有学名有来历的!它学名叫”马齿苋“,家乡方言叫”马氏汗“,可以生吃,可以入菜,现在某些偏远菜市场还有这个卖的。儿的我们喜欢生吃,很酸很酸,晒干炒肉更是人间佳肴啊 ,回忆那表情真是... ...

《80后农村孩子的记忆》太有感觉了 - 简宜 - 伊水一方 开心屋

7、这是一种槐树的花,方言叫:”刺槐树“,在我儿时的记忆中,每次看到它开花的时候基本都是在春天雨过天晴的时候。它的花一样被我们吃!不只是吃花蜜,整个花都可以被我们生吃掉。她的叶子可以用来吹口哨,我吹不出来,对你还有那些记忆呢?

《80后农村孩子的记忆》太有感觉了 - 简宜 - 伊水一方 开心屋

8、哈哈,最后提到这一只让我们感到惶恐的、毛骨悚然的虫子吧,方言叫”洋辣子“,凡是被它蛰过的人记忆犹新,常见于花生叶子、大豆叶子、豇豆叶子的底部,是我们去田地间不得不防恐怖虫子。图片

《80后农村孩子的记忆》太有感觉了 - 简宜 - 伊水一方 开心屋
9、这是一种干果,我们当地的方言叫相子,他的学名我现在也没搞清楚,在其他地方也没见过,这个可是我们小时候重要的玩具,每逢七八月份,相子果成熟,颗颗饱满,摘下,用竹签插在上面,就成了伙伴们最好的玩具,用力一搓,就可以在地上或桌子上旋转起来,还可以变换了正转与倒转。用它榨成的相子粉,是夏日里的一道美味凉菜,可惜,好多年没吃过了,甚是想念,口水ing……
《80后农村孩子的记忆》太有感觉了 - 简宜 - 伊水一方 开心屋
11、儿时伙伴一起玩的”干假饭“、”炒假饭“,没有上学的,或者小学二年级以下的爱玩这个。大一点的孩子们不玩这个的。
  评论这张
 

    om" BR 7hiddalue="BLOGPOST" />

      2. 另一种“零食”,就是刺苔,方言又称:m" value="BLOGPOST" />om"

 3. 面这个红色的果子,味道更甜美一些,有点像草莓,但和草莓的味道差别甚大,味道也很独特,名字一样奇怪——秧泡子,或者:方言:m" value="BLOGPOST" />om"

om" om"

om" 80后农村孩子的记忆》太有感觉了 - 简宜 - 伊水一方 开心屋" style="MARGIN: 0px 10px 0px 0px;" alt="《80后农村孩子的记忆》太有感觉了 - 简宜 - 伊水一方 开心屋" src="http://img3.ph.126.net/8tCyNCsuNw6t8VY23k1O9Q==/1546423522066032723.jpg" >

9、这是一种干果,我们当地的方言叫相子,他的学名我现在也没搞清楚,在其他地方也没见过,这个可是我们小蕂m" OST" /> 82082075082" 村孩子的记忆》太有感觉了 - 简宜 - 伊水一方 开心屋" style="MARGIN: 0px 10px 0px 0px;" alt="《80后农村孩子的记忆om" vOST" /> 芯 7hiddOST" />hirdId" value="fks_087065085094086069082087087074source820700930玉指飞扬hirdId" value="fks_087065085094086069082087087074sourceUrl820700930 -吨VuGjinzi4444.缆壅163.com/缆壅/static⒋594486 ttp: 推荐 s="t$_spanShowRecomclos觥##### n>)转载 ) 分享 bdwb bds2 bdc0spac4082s="t$_/spRecom0 'los觥##0 clos####>0

历史上的今天

分享到易信" c40span>i"> 0 ;visibility: ;width:0;pan cla0;overflow: ; n clas"au仔舝clos觥##

最近读者

觥##7窒淼揭仔" c40span>i"> 0 ;visibility: ;width:0;pan cla0;overflow: ; s="thosp;ea n clas"hosp;ea au仔舝 clos觥##

热度

觥##7窒淼s="thos 082n classc40s"> 0 _zoom:1pan0 clos觥##>0 tyl border:none;82s="tass=m > one觭="tlm _ifr ;82width="590>觓me蘏a0"100>觙r 印埃olc07g="no"05 lowtransparencydivrue"> /ifr pan class="fc07">阅读(阅读(我要抢 )os觥##

觥##7a 觭="t缆壅
e)82s="tyodaoa _3 _zoom:1pan0 )i cl38l0 ) nb-inian>os# p;ea s.p={ m:2,0&act=qbbkfxtj_2b:2,0&act=qbbkfxtj_2 :'#稯ST\># \"#稯ST\>< \"input \" idden\

" value="【转载】《80\" \l0洹诽懈芯\"

:.100ane"sp; :.100ane"sp; 享到朋友圈。猘 笥讶Α*a -6" name=d="post"c="he.yhR朔2\" width=\"-bk\" \l0/A\l0 OST\># \"#稯ST\>< \"input \" idden\

" value="【转载】《80\" \l0洹诽懈芯\"

:.100ane"sp; :.100ane"sp;
# \"觓me蘏a0"560>overflow: ; 洋辣

将文章分享到朋/mailEntry.do?缆壅ad=1&缆壅>觙r l0 ifr w-fce w-f40>0&act=ac0&act=ac{if x.visitorN s.洋辣loc小 .f40>2n classcwd bdwa bdc0><罄 ${fn1(x.visitorN s.洋辣loc小 .f40>2n classcwd bdwa bdc0><罄 ${fn1(x.visitorN ) e80&act=ac {if x.moveF"_b=='wap'}0&ac ac##穉2n classnoul pnt82sp;“扫一扫”

嚼论.163.com/services/wap缆壅.html?="_bpersonal缆壅home>l0span 023_0="来自网易手机博客>2n classdiv> wapI072an&e="《0 spanl0 alos### {elseif x.moveF"_b=='iphone'}0&ac ac##穉2n classnoul pnt82sp;“扫一扫”2n classdiv> wapI072an&e="《0 spanl0 alos### { if}0&ac acac0&act=ac##${fn(x.visitorNick 嚼论.163.com/${a.userN < 0n classbdwa bdc0 pnt82onerrordiv> s.洋辣loc小 .f60><罄 ${fn1(a.userN ${fn(a.nick )${a.selfIntro|escape}{if g;eat260}${sun>) sspan>8l0 pg8los### 0/span>)>${fn(x.023_0,26)|escape}0 al推荐过这篇日志的人: w-fce w-f40>0&act=acac0&act=acac< 05 fc"${x.recom s.洋辣loc小 .f40>2n classcwd bdwa bdc0><罄 ${fn1(x.recom e80&act=ac ac0&act=ac###${fn(x.recom0}0&ac

他们还推荐了:l0span n classdiv> an· 嚼论.163.com/${y.recomos## n>)转载记录:os##{ 0 d as x}0&ac ac os### n>) an· ) e n>)l0span>>${x.referB论誘itle|escape}0 al))l0span>>${x.referUserN os##{ 0 a as x}0&ac {if !!x}0&ac 穕i2n classv> e8 023_0="${x.023_0| efault:""|escape}>>${x.023_0| efault:""|escape}0 alos##{ 0 a as x}0&ac {if !!x}0&ac 穕i2n classv> e8 023_0="${x.023_0| efault:""|escape}>>${x.023_0| efault:""|escape}0 alos##{ 0 a as x}0&ac {if !!x}0&ac 穕i2n classv> e8>${x.缆壅Tile| efault:""|escape}0 al0&act=4}{b;eak}{ if}os###{if !!x}0&ac ## e ptcm兑os#####>${fn1(x.023_0,60)|escape}0 al${fn2(x. Time,'yyyy-MM-dd HH:mm:ss')} e8>${fn(x.023_0,26)|escape}0 al icn0 icn0-6 )) e8${缆壅Detail.preB论誘itle|escape}0 al icn0 icn0-619an&e="《0 spanlos###) e8${缆壅Detail.n B论誘itle|escape}0 al) w-fce w-f40>0&act=ac0&act=ac{if x. erUser s.洋辣loc小 .f40>2n classcwd bdwa bdc0><罄 ${fn1(x. erUser s.洋辣loc小 .f40>2n classcwd bdwa bdc0><罄 ${fn1(x. erUser ) e80&act=ac 0&act=ac##${fn(x. erNick &e="《0 alos##< 窒韑os##{ if}0&ac { 0}0&ac))os########os 觥###7 0<罄 ${ size(h nes. src,240,150,vrue)}">os 觥###7span n classicover8l0 spanlos 觥###7span n classinfo>l0span n classdmgdesc v> e8${h nes.023_0|escape}0}0&ac ########{ 0 -40s 0 as x}0&ac ac#######{if x_index>7}{b;eak}{ if}os ###### e8 i缆踓k do08>·)蚁略赝仔挛趴突Ф 更多 7 _zoom:1pan0 )os###)l0 /speos###) 0 /speos##0 /speos#)los### ztag div> icn0 icn0-57">&e="《0 spanlos##0 /speos )8l0 /speos#&e="《&e="《&e="《&e="《${fn1(x.voteTime)}嚼论照163.com/jinzi4444/"; //博客的主页地址,作为博客的唯一标识osv40 wumiiPar )>&e="《0 /speos##))>&e="《0 /speos###)>&e="《0 /speos###)>&e="《0 /speos##)>&e="《0 /speos###)>&e="《0 /speos###)l&e="《)>&e="《0 /speos###)>&e="《0 /speos###)l&e="《)l0/span>))l&e="《)l&e="《)l&e="《)os#0/span>)页脚)###我的照片书0 alos###-也┛头绺0 alos###-手机博客0 alos###- =qbboke_ l0span n classdiv> m2a icn0 icn0-919an&e="《0 spanl订阅此博客0 al网易公司版权所有&e="《©1997- ))c2s="t缆壅-163-com-templ小裯o

# p;ea rows="spac s="spa 2n classpr82sp;/d"input " idden" -吨VuGhelp163.com special/007525FT/缆壅.html?b13aze ti帮助0 alos#0span n classfr div> space icn1 icn1-4>l&e="《os#0a2n classpr82sp;/d"input " idden" -吨VuG缆壅163.com/> iv小 .do?h => iv小 &&user >${u}${y.n}>${x.n}]os#,cf:0os#,co:{pv:falseos###,ti:42057288os###,t2:''os###,tc:0os###,tl:3os###,ut:0os###,u2:''os###,um:''os###,ui:0os###,ud:vrue}os#,cp:{nr:3os###,cr:3os###,vr:-100os###,fr:2}os#,cs:0os#,ct:{'nav':['首页','日志','相册','音乐','收藏','博友','关于我','LOFTER'],'enabled':[0,1,6],' efaultnav':parseInt('11aaaaaa',2)}os#,cu:falseos#,cv:falseos#,cw:falseos#};os#window.UD = {};os#UD.h = {os## userId:大594486os##,userN 0<罄 -吨VuGb1."nb.126.net/-40page/r/j/pc.js?v=152265197978" t0 “ptlos##<“pt 0饭=" /java“pt>0<罄 -吨VuGb1."nb.126.net/-40page/r/j/m/m-3/pm.js?v=152265197978" t0 “ptlos#<“pt <罄 -吨VuGanalytics163.com/208s.js" 0饭=" /java“pt>l0 “ptlos#<“pt 0饭=" /java“pt>los##_208s_nacc='缆壅';neteaseTr> ker();os#2px;text-40 Image().洋 = ' -吨VuG缆壅163.com/-40page/images/analyse.p7g?s=p&t='+-40 D小()./Time();os#0 “ptlos<“ptloswindow.se Timeout(fun ion(){os#(fun ion(i,s,o,g,r,a,m){i['GoogleAnalyticsObje ']=r;i[r]=i[r]||fun ion(){os#(i[r].q=i[r].q||[]). sh(p;))